IMG_3704.JPG

預產期的前一天內診結束,坐在婦產科醫師諾大的辦公桌前面聽和藹的醫師面露微笑的說:「應該就這一兩天了喔!」忍不住內心的喜悅和興奮的心情,幾乎是蹦跳著的和胡老爹一起離開醫院,前往購物中心採買當天晚上宴請老公家人所需的食材。

是的,我是屁股尖尖閒不下來的孕婦,基於肚子沒頂到方向盤,過去兩週都是趁天氣好,開車到雪梨各個私人景點,牽著陪我待產,準備幫我坐月子的胡老爹四處逛。我向來注重效率,做事情喜歡速戰速決,懷孕最後一個月體態跟步態都活脫像隻企鵝,但仍然改不掉這習慣。晚上要準備九人晚餐,所需的食材不少,要進出好幾間店才能全數買齊,胡老爹看我挺著近四十吋的大肚子,揹著包包、拎著購物袋,以企鵝走路三倍快轉的步調在人潮中穿梭,擔心的頻喊:「慢點!慢點!」。

下午回到家完成準備工作後覺得下腹脹脹的,就在公婆、小姑一家和小叔一家都到齊,準備要炒菜的時候開始宮縮,頓時手忙腳亂,在鬧哄哄的祝賀聲中交由婆婆煮晚餐。具體吃了甚麼我已經不記得,只記得婆婆一直夾菜給我,說她自己生到肚子餓沒力氣,要我一定要吃飽睡飽才有力氣生。所以吃完晚餐洗好頭洗好澡就去睡了。

在肚子隱隱作痛中勉強躺了一個小時,突然被一陣劇烈的疼痛驚醒,脊椎好像硬生生被雷劈開一樣,好痛好痛,痛到一陣涼意從腳冷到頭,接著胃開始筋攣,還好在發作之前衝進廁所,下一秒就是抱著馬桶無法自制的狂嘔一陣,就像宿醉那樣,只是邊吐邊痛苦的哀號叫背痛。

這一連串不正常的反應把老公嚇壞了,而我則擔心嘔吐力道太猛,再這樣下去不是把胃吐出來,就是把寶寶擠出來,立刻請老公打電話給醫院詢問是否可以住院?可以理解護士盡職的參照院方規定程序詢問問題,但在這節骨眼不但要我親自形容給她聽我的狀況,還要提供陣痛的頻率和間隔的時間。被突發狀況搞得驚慌失措,完全忘記如何算時間的我只好隨便給了個數字,就把電話還給老公繼續嘔,也許是現場直播加上廁所回音加強了音效,電話那頭的護士讓我們:「先過去看吧!」。

其實家裡離 North Shore Private Hospital 醫院只有十分鐘左右的車程,只是在車裡又是背痛又是肚子痛,望著老公同樣焦急等待紅綠燈的側臉,覺得這段路怎麼這麼漫長,恨不得有警車幫我們開道。而停好車走在醫院停車場的時候更像是兩人三腳的耐力大考驗,幾度覺得痛得快昏倒了,內心的小女孩已經在狂哭上演賴地不走的戲碼,那個產婦的自己還是鎮定的扶著牆壁或老公,請老公等我一下,等陣痛過後再走,因為他看起來比我還更蒼白、更緊張,哈哈哈。

好不容易走進婦產科,護士幫我測了一下陣痛週期和內診,說根本還沒開始開。護士還問我們要不要先回家等?

當時心裡的 OS 。。。。

“甚麼?還沒開始開都痛成這樣了,那開始開肚子痛還得了?”

“為什麼我是背痛不是肚子痛?”

“我已經痛得眼冒金星,雙腿發軟,這樣正常嗎?”

“身體是不是出了甚麼狀況?需要緊急剖腹嗎?”

儘管心裡很多疑問,還是先麻煩請護士幫幫忙,看看是否可以收留我們,因為肚子痛可以理解,要生了卻背痛痛到吐還真沒聽過,我們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啊!

護士猶豫了一下,可能看我們太狼狽,說她去問一下,結果回來看到我又抱著馬桶狂吐,當場決定把我們留下來。事情進行到此我們非常慶幸自己選的是私立婦產科醫師和私立醫院,雖然費用昂貴,至少在我們無助的時候不會把我們趕回家。以我的情況,要走那麼長的一段路回車上,半途中肯定因為背痛肚子痛又嘔吐,需要折返回來。

將近晚上十一點正式辦理住院手續,綁上監控器後我們都鬆了一口氣。環顧這間讓我們當初一眼就愛上,十四坪左右,佈置得如渡假小屋般舒適的產房,回想起幾個月前上課時介紹產房內的細節和生產預期的過程,知道不久的將來要在這裡迎接我們的寶寶,心裡踏實多了。這裡的護士既親切又專業,除了在內診時一定預告會有些微不適感,還在發現不適反應時一直道歉,並放輕力度,放慢速度,真的非常貼心。而醫生說由於胎位不正導致劇烈背痛,叫我趴在沙發椅背上,屁股翹高高的讓寶寶自己轉回來都只是照做,竟然沒意識到如果沒轉回來的嚴重性,可見這是個令人安心的地方。

IMG_3704.JPG

護士說我的進展不錯,開得很快,所以在短時間內明顯感受到陣痛越來越激烈,看我痛到受不了的時候她含蓄的問:「妳需要任何幫助嗎?」,我才想到應該早點要求打無痛分娩的。在護士說已經請麻醉醫師準備,但是麻醉藥也要過一陣子才會發生效用,問我是否需要笑氣的時候,我痛到夾著腳搓來搓去的說:「要要要,來吧來吧,什麼都給我吧!

IMG_3705.JPG

笑氣果然只是吸安慰的,吸幾口馬上就像喝醉酒一樣開始嗨茫茫,有微醺的開心感覺,但肚子還是很痛,搞得我好錯亂,一心盼望著能趕快被麻醉。但是無痛分娩麻醉針是打在脊椎縫間,需要在陣痛中忍住不能動真的很困難,而且在痛的當下就算老公馬上來身邊扶著我,就算我咬緊牙根,緊握雙拳,還是依然痛得全身顫抖。不曉得是不是因為身體的不適,從來不怕針的我在背對著麻醉醫師,等待她將長長的針插進脊椎縫裡的時候,反常的充滿不安與恐懼,冷汗直流,除了擔心打歪,還擔心太過用力牙套被咬崩掉。有那麼一段時間我非常懊惱當初怎麼沒選擇剖腹產,無端端遭受這麼多苦。

凌晨一點多麻醉生效,所有的疼痛和煎熬都奇蹟似的消失了,護士體貼的熄了燈,一切祥和到只剩下老公從沙發上傳來的呼聲和儀器規律的嗶嗶聲,而我也舒服得睡著了,迷迷糊糊中知道護士每隔一段時間都會來檢查一下。過了不知道多久,燈再度被打開,護士溫柔的笑著說:「進度很好喔,已經摸到寶寶的頭了,可以開始試著推囉!」由於我一點感覺也沒有,只能聽著她的口令在所謂的陣痛時推了三次,就說可以等醫生來了。

產房的沙發太舒服,老公是在醫生來的時候才被挖起來參與生產過程,此時我的下半身依舊沒有感覺,連把腳放到兩旁的檯子上都需要老公幫忙。在醫生的指示下推了兩個三下,寶寶就生出來了,老公剪完臍帶,還不到早上五點。一切發生得太快太順利,快到我還沒有回過神就完成,所以並沒有出現像想像中捧著寶寶感動得痛哭流涕的畫面。

醫生笑著對我們說:像爸爸!之後就將寶寶交給護士做檢查和紀錄,在簡單擦拭著裝完畢後就將寶寶交給我抱,沒想到原本還哇哇大哭的女兒一躺到我懷裡馬上停止哭泣,安心的睡著了。撫摸著她滑嫩的肌膚和小小的緊握的雙手,不禁讚嘆這是多麼奇妙的連結。看著這個有著我們共同 DNA卻長得這麼像爸爸的寶貝貼在我胸前安心的均勻的呼吸,霎那間突然覺得自己有了魔力,透過撫摸、擁抱和細語便能給予孩子所需的安全感,我就是撐起她頭頂的那片天,原來這深刻的感動和真切的幸福感,就是當媽媽的感覺。如果肉眼能看到“愛”,相信當下的我一定渾身散發著慈愛的光輝,將女兒籠罩在閃閃發亮的光芒之中。

由於無痛分娩麻醉藥的副作用,在將寶寶放回小床之後我開始狂吐,又吐了四五次,膽汁都吐出來了還一直乾嘔,所以打完止吐點滴又要接著打生理食鹽水,原本預計七點即可離開產房,硬是拖到中午十一點半才搞定,大夜班的護士都離開了,全換上了新面孔。一接到放行通知,吃了止痛藥行動自如的我拎了包包就往門外衝,走到一半身後推著活動小床的老公追上來說:「剛剛外國護士被妳嚇了一跳!她原本想幫妳拿包包,結果妳勇健得不像剛生完小孩,自己提了就跑…… 走得若飛的呢!(台語)」。老公說護士望著我遠去的背影笑著說:「原本要問你們有沒有需要幫忙,看來是不需要了,恭喜你們!」

殊不知從前一天晚上九點開始吐,吐到早上七點多的媽媽我肚子餓了,迫不及待的要前往我們的豪華雙人床病房吃 胡老爹 為我準備的月子餐啦!

 

臉書粉絲專頁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happyannemama/

【附註】

North Shore Private Hopital 醫院的婦產科網址如下,選單內有各項設施的 visual tour (虛擬導覽),只是產房的虛擬導覽照片出錯,目前點進去產房的虛擬導覽看到的是病房,看不到產房實境:http://www.northshoreprivate.com.au/Maternity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倫敦達人

europaexplor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