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cle Lin & Ke Lin's London Visit 142.JPG

倫敦的冬天是很陰暗的,早上起床,頭向外望,天起霧,所以有些像傍晚黃昏。在辦公室食用完簡單的三明治,頭向外望,陽光已經放棄了倫敦,敗給了霧,像夜晚似的。收拾背包,準備回家,雖然才五點半,頭向外望,早就是漆黑的夜晚。就這樣,一整天都如黑夜-沉悶。

揹著背包,經過倫敦塔橋 (Tower Bridge),眼都沒有正眼看過,就快步走入 Tower Hill Gateway地鐵站的入口,觀察著人群,眼望著駛進地鐵站的北線地鐵捷運。

這是再正常不過的捷運,台灣也有,日本也有,義大利也有,法國也有。一節節的列車,每一節列車的兩邊都有門,每一邊有兩個雙閘門(Double Door) ,每一節列車的最兩邊都一個單閘門(Single Door)。車廂裡的座位是貼著車廂的兩邊的鐵皮。當然,有著雙閘門的空間就沒有安置座位,乘客才能進出。沒有座位的地方,空間也就比較大,有兩根鐵柱供乘客扶持,可以擠比較多的乘客。

你會發覺,以舒適的程度來說,當然是可以坐下來的座位,再來是夾在兩排座位中的站位,只有肩膀寬,所以無論有多擠,每一個站位也是都有自己的空間。最糟的就是在那雙閘門之間的大空間,所有的乘客會想盡辦法擠進來,又擠、又扭、又蠕動、又蹭、又用蠻力互頂。

車子駛進每個站,廣播就會提醒乘客,讓車廂裡的乘客先下車,接著大家請遵守次序慢慢上車。你會看到一個不變的程序,空著的座位會被站在旁邊的人搶先坐下,擠在大空間的乘客會想盡辦法卡位,往兩排座位中的站位空間擠進去,而大空間空出來的空隙會被車廂外的乘客擠滿。

有些乘客等了很多站,終於擠進了兩排座位中的站位空間,接著奪到了坐上舒服軟墊的座位後,坐墊都還沒坐暖,到家了,拍拍屁股,把舒服的座位讓給下一位乘客。

人生好像也是這樣,大人告訴小孩,你一定要往裡面擠,努力擠,考上碩士,考上博士,然後你就可以坐上那舒適萬分的座位,然後列車就會加速前進,還會像熊貓列車一樣,飛起來....

後來發覺,其實不然,人生更像這地鐵,永遠沒有終點,不斷地循迴,像倫敦地鐵的巡迴線列車(Circle Line),或著是東京的山手線列車。人不會因為考上博士,擠進大公司,而人生就像熊貓公車一樣飛起來。人生反而像我剛才舉例的乘客們,不斷地想擠進車廂裡的大空間,再來試著擠向兩排座位中的站位空間,接著找機會搶座位,而且還沒屁股還未坐熱,車就駛到了家的那一站,又要衝忙地下車,接著再試著擠上車。就這樣地、沒有終點、循迴再循迴.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uropaexplorer 的頭像
europaexplorer

倫敦達人 europaexplorer

europaexplor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